幽怨宿命生死相随-执子之手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诗经.邶风.击鼓》

诗文漫解:鼓声铛铛,兵士踊跃,修路筑城,我从军南行。跟着公孙大人,平定陈国与宋国的纷争。不让我回家,我忧心忡忡。

到哪里有安稳的去处?我失去了我的马,在哪里又可以找回它,在茂密的林下。

死生离合,只和你许下的誓言,让我握住你的手,和你一起生死与共。

就害怕离别到来,不让我们在一起,只怕我们久远的分离,无法遵守彼此的诺言。

初衣解诗:这一首诗中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因为张爱玲而成为了爱情的名句。

实际这首诗最初表达的是一种在战场上,因为流离动荡的战争环境,而结成誓言的兄弟情。战场的氛围紧致,战士们来自五湖四海,修路筑墙,在古代战争频繁,有家不能回,别成了独特的战场情谊。

战场的流离生死氛围,让人们之间的友谊纽带更加的质朴真诚。一个战壕的战友面临着未知的生或者死,在感情上抱团取暖。

“此生契阔,与子成说”,在这种战争的氛围里,说是指誓言。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个老不是白头到老,年轻的战士往往下一秒钟就死在了刀锋之下,这个老是生死的意思。

与你发誓是同甘共苦,同生共死。战场中的悲壮与凄凉,荒凉与热血,一脉友谊就是一脉生的希望,隔绝死亡与流离的恐惧。战士之间的互帮互助,相存相救,直抵人心和浩荡。

而在诗的最后,也说到了,不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也许这些誓言都成为了空幻,只留下一个人面对战争后的结局。

读来铿锵壮烈,悲怀激荡。

是后来的解读,却渐渐变了味。或者后世承平之时,更看重男女感情在战争中的价值。于是这个战士之间的生死交情,便解读成了,一个人在战争的间隙里,和自己的妻子道别,说的话。

死生流离,难得我和你互相的爱悦,牵着你的手,愿意和你白头偕老。

幽怨宿命凄美爱情就像彼岸花,需要幽怨宿命生死相随痛不欲生来做养料,幽怨宿命让人无可奈何,幽怨过后徒增伤感。

张爱玲更是在自己的乱世当中,想寻求一份乱世中的永恒,以为在大环境的动荡当中,男人和女人都会执着于爱情,将爱情进行到底。但最终幻灭和失落了。

但是她的倾城之恋里的这首名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打动了好几代的人。

乱世的爱情是到不了这种高度的。普通的人生在乱世中不需要誓言,不需要去太过于的探究外在的悲哀,而只是一心一意的求生存,求家庭求温暖,就自然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了。消防可以在乱世之中执着的寻找一份因为洞彻而愿意有所执着的感情,往往会达不到理想的高度。

两个人的感情,无论是乱世还是承平世界,到了一定的浓度,就该相守相随。太悲哀洞彻的人是生活不好的。就像太追求极致的浪漫,往往会忽略生活的真实。

这首“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原本就是说的特殊的战争境地下,人和人之间自发的誓言纽带,有着无与伦比的真实。

如果爱情也能够到达这样的血肉见骨的地步,是不需要许愿的,只是生死相随。

虽然古诗词里有很多爱情诗章,令人动容,但是就算是情人节,大家每说一句情话,每发一句誓言,都要谨慎和小心。因为要清楚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应景的。

感情需要执着于自己内心的真,才是最美好的。

让我们来读这样一首誓言诗:“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