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的春光

       别骚扰晨晨,它烦着呢 又是一年春草绿。 早晨真好!太阳真好!暖风真好!生活真好!然而,晨晨却爬在这明媚的春光 里,显得郁郁寡欢,脸上没有一丝喜气。“晨晨,你这是怎么了?”我以为小“姑娘”生病了,心头一惊,忙贴近铁笼 向它问好。但是,它一改往日见了我就会小跑到我面前,将前爪伸给我与我亲昵的 习惯,只半睁开那双美丽的眼睛,淡淡地扫了一我一眼,又闲上眼帘,只管睡它的 觉。我急忙请来兽医,兽医在做了认真的诊断后,说:“放心,晨晨没病。” 晨晨没病,咋这么一付精神状态呢?我将自己的困惑给兽医讲了,也给同事和 领导讲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分析、讨论,最后终于异口同声地得出了结论: 这是个春情勃发的季节,晨晨肯定是想做新娘了! 我这才恍然大悟! 是啊!雪豹晨晨已经3岁,该到出嫁的时候了。常言道:“姑娘大了不中留,留 来留去结冤仇。”人和动物一理,到了婚嫁的年龄,如果没有爱情的滋润,它的青 春就有可能过早的枯萎。晨晨正值如花似玉的季节,当然不能眼看着它忍受“干 渴”。可惜,瞅来瞅去,目前尚没有合适的对象介绍给晨晨。这可怎么办呀?我这 个做阿姨的心里也着急,但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像晨晨这样生长在天山3000米雪 线以上的“白雪公主”,哪能随随便便凑合着嫁人呢?必须找个门当户对的,才能 保证其爱情幸福美满,后代血统纯正。

        于是,我每天上班就给它做思想工作:“晨晨,快起来,看天气多好,出来晒 晒太阳吧!等阿姨和叔叔们慢慢给你找一个如意郎君。”可是,晨晨仍对我眼含幽 怨,不理不睬,唉!晨晨呀晨晨,你可千万别憋出病来,阿姨和叔叔们确实都在为 你的婚事操心呢!你一定要快乐起来,像这明媚的春天一样,不然,真的找个如意 郎君来,人家哪敢跟一个悉眉苦脸的“姑娘”恋爱呢? 晨晨仿佛听懂了我的语,羞涩地低下美丽的脑袋,任我抚摸,嘴里还呜呜地发 出撒娇的声音。 谁知,那天中午为了晨晨,我与一个不文明的游客大吵了一场。 当时,有一群男女游客谈笑风生地从熊山那边过来,当来到豹馆时,就见一个 40岁左右的男人,用手里的喷水枪将一股水径直喷向晨晨。正在熟睡的晨晨,被突 如其来的凉水刺醒,猛地站起身,见原来有人在恶作剧,顿时大怒,用憎恶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个无聊的骚扰者,嘴里发出呜呜的恕吼。我刚打扫完卫生,正在一旁 休息,见那个男人还再喷水,就大喊着想制止,也许人太多太吵,他没听见。我急 了,就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面带微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先生, 请您别喷了!您如果再给豹子喷水,我也会用水枪喷您的!” 那位“肇事者”也许感觉到了自己确实犯了错,不好意思的冲我笑了笑,并没 讲话,却收起了手里的水枪。没料到,和他一起的另一个男人不满意了,冲着我就 嚷嚷起来:“不就是只动物吗?喷喷水逗它玩玩咋啦?你还要喷人,你喷喷试 试?”咦!真是“皇上不急,急了太监”,我的火一下子上来了,但碍于我们园里的 文明“服务公约”,强捺住心中的愤怨说:“你怎么这样讲话?动物是供人观赏 的,不是任人欺侮的!你这么大个人,咋连一点起码的公德都不讲呢?再说啦,我 又没和你讲话,你插什么嘴?” 那男子也许以为我一个小小的动物饲养员,竟敢与衣冠楚楚的他争吵,更恼羞 成怒,大叫大嚷,惹得周围的游客都在观看,也引起了所有虎豹们的兴趣。它们齐 齐站在铁网前,观看这场人与人之间的可笑争吵。

      我本来就因为晨晨的郁郁寡观而心情不好,这下心情坏到了极点!好在那个肇 事者自知理亏,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反而劝他的朋友快快闭嘴,拉着他匆匆离 开。他们走后,我回到房间,扑倒在桌前忍不住哭出声来!我不明白,动物都那么 有人性,为什么某些人就这么缺少人性呢?我从自己的感受,能想象出晨晨在受到 无端骚扰时的心情。 望望,是我永远的心痛 望望是我饲养的第4只雪豹幼仔。刚来时,望望的体重只有1.93公斤,又瘦又 弱,真像只可怜的小猫。但我一见它,就爱上了它,每天把它抱在怀里,用奶瓶喂 它。每当看到我拿着奶瓶走进它的小屋,望望就像孩子见了娘,兴奋得又蹦又跳。 它一颠一颠地小跑着奔过来,不顾一切地扑进我的怀抱,用毛茸茸的前爪抱住奶瓶 就咕咚咕咚地喝,那馋相憨态,真爱死人了。每隔10天,我们就要给望望称一次体重,每次见它多长了几百克,我的心就像 灌了蜜似的,甜透了。待望望长到16.8公斤时,我已经抱不动它了,就让它自己独 居一室,自立生活。

      随着一天天地长大,望望也开始顽皮起来,它一个在小屋里上窜下跳,玩得不 亦乐乎。和所有的猫科动物一样,它对人的声音也特别敏感,只要听到我说话,无 论能不能看见,它都会立即停止玩耍,竖起两耳细听。只要听我喊一声“望望”, 就颠着小步快快地跑过来,等待我对它抚摸、耳语,添食、加水。 有天下午,我刚来上班,同事小马就告诉我:“黄姐,你快来看呀!望望爬上 屋檐下不来了!”我忙过去一看,果然,只见望望像只顽皮的小猫,用前爪抓着屋 顶的铁骨架,捉迷藏似的左躲右闪,任小马再喊也不下来。小马叹息着说:“这小 家伙,已经这么折腾了一中午,我喊它嗓子都快喊哑了,可它就是不下来。它最听 你的,你吓唬它一下吧!” 我也怕望望爬得这么高,冷不叮吓它一下,摔下来可就惨了,便尽量以温和的 口吻诱劝它:“望望下来玩,别摔着了。听话啊!”望望回头看了我片刻,就熟练 地一猫腰,腾空而下,竟然平稳地站在了地上。然后,用一付得意的眼神望着我, 仿佛在表现自己:瞧,我行,别担心哟! 可惜,可爱顽皮的望望后来患了一场重病,夭折了,这让我至今仍伤心难过。 记得那天是8月11日,也是我的35岁生日。中午临下班时,患病已久的望望就静 静地躺在特设的保健箱里,兽医刚刚给它打了针,无奈地告诉我说:“望望恐怕是 不行了!”我知道,他的心情也和我一样的沉重,俩人一时都无话可说。本来,我 饥肠如鼓,想去吃午饭,但看到望望那付难受的模样,我真得不忍心离它而去。同 事小王说;“黄师傅,您先去吃点吧,我在这儿呢,没事。” 谁知,我出去才半个时辰,小王就打电话过来,急促地说:“黄师傅,望望不 行了,你快过来……”我扔下吃了一半的饭碗,三步并做两步跑回豹馆,只见望望侧 卧在保健箱里,两眼瞪得大大的,仿佛对这个阳光灿烂的世界充满了无限眷恋,只 可惜那虎虎生威的瞳孔已经散大,一动不动了……我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这时,丁科长语气沉静地说:“动物也有生老病死,这是自然规律,这不能怨你!你们喂养它也尽心尽力了,大家都节哀顺便吧!” 望望被安葬在一片幽静的小树林里。尽管几年过去了,我仍然常常不由自己地 走到它的“墓”前,悄悄地对它说:“望望,阿姨看你来了,你在那边还好吗……” 我相信,那么虎虎有生气的望望,在另一个世界一定会托生成一只帅“哥”, 正享受着我们人类无法享受到的幸福和快乐!

 

赞 (0)